杭州融信世纪金融服务公司
网站首页 | 联系方式 | 手机站
节目介绍
联系方式

联系人:陈小姐
电话:0571-2819188
邮箱:service@quipert.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浙江小额贷款公司步子不小

编辑:杭州融信世纪金融服务公司  时间:2015/04/15  字号:
摘要:浙江小额贷款公司步子不小
2010-09-27     来源: 解放日报(上海) 

金融业是民间资本的一个 “掘金点”,小额贷款公司则是民资挺进金融业的一个突破口。今年5月,国务院正式公布《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这则被外界称为“新36条”的文件中明确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入金融服务领域,这对于民资“洼地”浙江而言无疑令人兴奋。浙江省工商局副局长陆晓阳透露,“短短4个月内,浙江小额贷款公司从105家增加到了128家,而且其中已有40%完成了第一次增资。”
    增资扩容:“只贷不存”下的选择
    浙江永嘉瑞丰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潘献勇告诉记者,瑞丰日前刚刚完成增资,目前公司“体量”已从2008年成立之时的1亿元,扩大到如今的2亿元。瑞丰是由温州一家制鞋龙头企业作为主发起人,联合其他9家民企共同出资组建的。根据浙江省2008年颁布的 《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登记管理暂行办法》,小额贷款公司的注册资本上限为2亿元,欠发达县域为1亿元。永嘉属欠发达区域,但瑞丰成立之时就用足了政策。2年多来,瑞丰累计发放贷款7.5亿元,迄今未出现一笔不良贷款,这样的成绩单已经具备了足够的说服力,“所以,增资事宜在股东们中间一动员,很快就获得全力支持”。此外,瑞丰还从农行、国家开发银行融资各5000万元。
    “更多像瑞丰这样的公司开始了增资之路,目前浙江小额贷款公司中至少有40%已完成了第一次增资。”陆晓阳告诉记者,在既有政策下,小额贷款公司的“体量”扩大到成立之初的几倍并不难实现,“公司可在设立一年后,按其注册资本金的一倍进行增资,同时可按资本金额的50%向银行融资。”温州瑞安华峰小额贷款公司的“体量”就已翻了三倍多。华峰2008年底成立时注册资金为2亿元,去年增资2亿元,同时先后向中国银行融资2.3亿元,加上开业至今0.7亿元的利润,目前华峰已坐拥7亿元雄厚的资本金额。
    陆晓阳告诉记者,由于目前政策不允许小额贷款公司吸收公众存款,多数公司在成立后1个月内便放贷告罄,“只出不进,频频断粮,使得小额贷款公司转而寄希望于借增资来扩大放贷规模、维持后续业务。目前,资本金额超过4亿元的小额贷款公司已有7家,有些村镇银行也未必有此规模。更关键在于,对小额贷款公司而言,运营2亿元跟运营6、7亿元,所需场地、人力成本相差无几,但后者可施展拳脚的空间大了,所能覆盖到的微小型企业也更多了。”
    提高效率:最高一年周转17次
    尽管增资之路进展顺利,但“只贷不存”依然不时让小额贷款公司陷入对“无水之源”的担忧,唯有提高贷款使用效率,才是小额贷款公司得以活得“滋润”的法宝。
    绍兴县汇金小额贷款公司现在的资本金额为4亿元,但目前每个月累计发放和回笼的资金却均在6亿元左右,这是如何实现的?总经理助理王平告诉记者:“秘诀就在于,我们给不同客户不同的授信级别,这就好比是信用卡,只要在授信额度之内,客户随时借随时还,这样一来,资金的流转效率就高了。”
    原中国银行温州分行副行长、现华峰公司总经理陈寿清也有高招。目前,华峰每一元钱每年被使用6.65次,可以说是满负荷运作。他说:“提高资金周转率首先在于客户储备,这一批钱款放出去,下一批客户就已准备就绪,不是等到钱款回笼了才开始物色客户。对于客户的管理,也分轻重缓急,有些企业急着进材料,譬如钢材、有色金属之类的,价格波动很敏感,耽搁一两天就要涨价,这类企业就优先解决贷款;再有,我们的利率虽比银行高出不少,但快捷是我们的优势,一般客户一天就能办妥贷款,订好合同签好字,钱立马就划到你账上,如果是老客户,1、2小时就搞定。”
    根据今年4月浙江省工商局发布的小额贷款公司年度监管报告显示,浙小额贷款公司平均每笔贷款额度达111万元,年均贷款利率在13.83%,近半数贷款期限在1个月之内。全省小额贷款公司年平均资金周转率为4次,最高达17次。
    “晋升银行”:动力为何减小了
    不可否认,升格为具吸存功能的村镇银行,是2年前众多浙江民企争抢小额贷款公司“牌照”的主要动力。但随着去年银监会下发 《小额贷款公司转制设立村镇银行暂行规定》,浙江民资发现,变身村镇银行代价不小——除盈利及不良贷款率等指标须符合要求外,还必须找一家银行作为主发起人,这就意味着原有股权结构被打乱,民资的话语权也难以保留。陆晓阳说,《规定》下发至今一年有余,目前还没有听说有一家小额贷款公司准备找银行当“大靠山”的。
    据陈寿清分析,小额贷款公司变身村镇银行不那么积极,还有其他原因,一是村镇银行不比五大国有银行,老百姓的存款很难吸收进来;二是一旦变身村镇银行,就要复制银行的操作模式,但吸收存款势必会增加人员和经营成本,与此同时,结算、银行转账以及办理银联卡等,都是小规模的村镇银行“无法承受之重”。
    在此情况下,小额贷款公司多希望挖掘自身潜力。陈寿清说:“现在这么活着,日子过得也还不错,如果‘新36条’的细则中能有更积极的内容,那就更好了。”据了解,“新36条”中第18条中,不仅“允许民间资本兴办金融机构”,还提到了 “适当放宽小额贷款公司单一投资者持股比例限制,对小额贷款公司的涉农业务实行与村镇银行同等的财政补贴政策”等,但对小额贷款公司而言,目前盼望的是更具体化、操作性更强的政策。“譬如,小额贷款公司向银行融资比例能否适度放宽,不要严守着50%?再譬如,资产转让、委托贷款等业务,小额贷款公司完全能胜任……”绍兴县汇金小额贷款公司总经理助理王平如此希冀。
    据记者了解,当下国家金融政策为民资已拉开“门缝”并给予一定鼓励,如去年年初国家税务部门对考核合格的小额贷款公司实施减免地方流程部分的营业税和所得税。在浙江等试点地区,当地推出了促进小额贷款公司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允许提前增资扩股和开展票据贴现等新业务试点。眼下,浙众多小额贷款公司则翘首企盼着“新36条”细则的出台,用潘献勇的话来说:“我们现在一看政策,二看股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股东的态度也是跟着政策走的。”(李晔) 

上一条:小企业融资浙江“破冰” 下一条:浙江七成小企业靠民间信贷维持